新闻详情

钻瓜导读:贵州兴安酒业有限公司在33类提出第11092278号“习家庄”商标的申请。详情如下图:

贵州兴安酒业有限公司在33类提出第11092278号“习家庄”商标的申请。详情如下图:



贵州茅台酒厂(集团)习酒有限责任公司(下称针对“习家庄”商标向商评委提出无效宣告





商标“习家庄”与引证商标“習酒”、“習”近似,共同使用在同一种或类似商品上易造成混淆误认,违反了商标法第三十条的规定;

“习家庄”引证商标一“習酒”、“習”在未构成商标法第三十条规定的情形;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2018)京行终3935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住所地北京市西城区。

委托代理人刘洋,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审查员。

上诉人(原审第三人)贵州茅台酒厂(集团)习酒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贵州省遵义市。

委托代理人常哲嘉,北京市安园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贵州兴安酒业有限公司,住所地贵州省贵阳市云岩区。

委托代理人伍和家,北京长立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简称商标评审委员会)、上诉人贵州茅台酒厂(集团)习酒有限责任公司(简称习酒公司)因商标权无效宣告请求行政纠纷一案,不服北京知识产权法院(2016)京73行初5867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

本院于2018年7月13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撤销商标评审委员会作出的被诉裁定;

诉争商标与引证商标一、二共同使用在同一种或类似商品上易造成混淆误认,故诉争商标的注册违反了商标法第三十条的规定,原审判决对此认定错误。

习酒公司的主要上诉理由为:

2、原审判决忽略了引证商标的知名度和诉争商标具有恶意抢注的情形,存在错误。

兴安公司服从原审判决。

经审理查明:

原审判决查明的事实清楚,证据采信得当,且有被诉裁定、诉争商标档案、引证商标档案、商标无效宣告申请书、各方当事人在评审程序及诉讼程序中提交的证据以及当事人陈述等证据在案佐证,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

商标法第三十条规定,申请注册的商标,凡不符合本法有关规定或者同他人在同一种商品或者类似商品上已经注册的或者初步审定的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由商标局驳回申请,不予公告。

商标近似,是指商标文字的字形、读音、含义或者图形的外观近似,或者文字和图形组合的整体排列组合方式和外观近似,使用在相同或者类似商品上易使相关公众对商品的来源产生误认。

本案中,诉争商标由文字“习家庄”构成;引证商标一为图文组合商标,由繁体汉字“習酒”和指定颜色的不规则菱形图案背景组成;引证商标二为繁体汉字商标“習”。

根据我国相关公众的一般认知能力,将诉争商标与二引证商标在隔离比对的情况下,诉争商标与二引证商标在整体外观上具有较大差异,诉争商标包含的“习”与二引证商标包含的“習”虽然读音相同,但字体不同,且诉争商标包含的“习”作为“习家庄”文字的一部分,未形成单独含义,诉争商标与二引证商标在文字构成、字形、读音、含义及整体视觉效果上均不相似。

因此,即使考虑到二引证商标的知名度,相关公众依然能够将诉争商标与二引证商标区分,不会导致相关公众对商品来源产生混淆误认。

同时,习酒公司亦未提交证据证明诉争商标的注册存在恶意,故原审判决关于诉争商标与二引证商标未构成同一种或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诉争商标的注册未违反商标法第三十条规定的认定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确认。

综上所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应予维持。商标评审委员会及习酒公司的上诉理由均不能成立,对其上诉请求,本院均不予支持。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审案件受理费一百元,由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负担(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交纳);二审案件受理费一百元,由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和贵州茅台酒厂(集团)习酒有限责任公司各负担五十元(均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陶   钧

代理审判员     陈   曦

书   记   员      郭媛媛

来源:北京高院 


微信扫码关注钻瓜专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