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详情

案例研究|故意侵犯在先著作权的注册商标 超五年也可撤销

成功案例

阅读(969

2019-01-02 13:45:25

故意侵犯在先著作权的注册商标 超五年也可 版权资讯网络直播翻唱音乐作品 怎么定性 版权保护 针对标准图书的标准是?

钻瓜导读:该案起源于2004年7月日本双叶社发现恩嘉公司(注册商标被许可人)在其商品及宣传品上使用双叶社享有著作权的“蜡笔小新”的图形以及文字作为涉案商品的商标。

在上期的案例研究中,笔者分享了该案的民事侵权诉讼的判决(实际使用长达七年的注册商标,因侵犯卡通形象和文字设计的著作权,依然被判停止侵权),上海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最终认定被告构成著作权侵权,应当承担相应的侵权责任,停止侵权并赔偿损失。

其实,日本双叶社在追究民事侵权责任的同时,也曾两次向商标评审委员会申请撤销这些由“诚益公司”申请注册的商标。第一次因被申请商标的注册已超过法律规定的5年争议期限,而未被支持。第二次双叶社凭北京高院作出的(2006)高行终字第392号判决,以“诚益公司”违反诚实信用原则,采取不正当手段获得注册为由申请撤销,得到了商标评审委员会的支持。

这说明,违背诚实信用原则、侵犯他人在先著作权的商标注册,即便因为注册时间超过五年而无法被撤销(无效),也还是有可能依据我国《商标法》中禁止“不正当手段获得注册”的规定,撤销(无效)该注册商标。这和张伟君老师在其文章中提到的德国法的相关规定的精神,应该是一致的(侵犯他人在先著作权和人格权的注册商标,在商标注册五年后,是否可以判令停止使用?):

德国商标法中,如果在后商标的注册在申请时出于恶意——不管是哪一种与在先权利相冲突的情形,只要在后注册是恶意抢注,宣告无效就没有时间限制,也不会受在后形成的“市场格局”或“市场秩序”的影响。德国法的这个规定,与我国《商标法》又有明显的差异。因为我国《商标法》受《巴黎公约》(1967)第6条之二以及TRIPS协议第16条规定的影响,仅仅规定“对恶意注册的,驰名商标所有人不受五年的时间限制”,也就是说,除了恶意抢注他人驰名商标的情形,如果要“无效”掉其他恶意注册与在先权利相冲突的商标必须受“5年”期限的限制。因此,虽然我国2013年修改后的《商标法》为了制止恶意抢注而在第七条规定“申请注册和使用商标,应当遵循诚实信用原则”,但在具体的规则中却并没有充分地落实这一原则,这明显不利于制止恶意抢注行为,也使得维护诚信原则在某些时候成为一句空话。

因此,“蜡笔小新”案的这个判决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我国《商标法》存在的上述缺陷,对于制止目前存在的批量恶意抢注他人拥有在先权利的商标的行为,具有借鉴和启示意义。

相关判决:



中华人民共和国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行 政 判 决书

(2011)一中知行初字第1230号

判决摘要:

依据《商标法》(2001年)第四十一条第一款的规定,已经注册的商标,是以欺骗手段或者其他不正当手段取得注册的,其他单位或个人可以请求商标评审委员会裁定撤销该注册商标。

首先,《蜡笔小新》系列漫画及动画片早于争议商标申请日之前已在日本、中国香港、中国台湾地区广泛发行和播放,具有较高知名度。“蜡笔小新”系《蜡笔小新》系列漫画及动画片中主要卡通人物的名字,“蜡笔小新”卡通人物形象设计可爱,独创性和显著性较强,为广大公众所熟知,并深受相关公众的喜爱。虽然诚益公司地处广州,但毗邻香港,两地经济、贸易及文化交流频繁,各类信息传递迅速、沟通快捷顺畅,诚益公司理应知晓“蜡笔小新”的知名度。诚益公司将“蜡笔小新”文字或卡通形象申请注册商标,主观恶意明显。

其次,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针对前案作出的生效判决明确认定:“双叶社提交的诚益公司曾经及现在持有的商标的档案资料表明,诚益公司具有大批量、规模性抢注他人商标并转卖牟利的行为,情节恶劣严重。‘蜡笔小新’文字及图形作为作品具有独创性,且在本案争议商标申请日前在日本、台湾、香港具有较高知名度,诚益公司复制了上述作品并将其作为商标在中国大陆予以注册,结合其批量性、大规模注册他人商标的行为,可以认为诚益公司明显具有侵害他人抢注他人商标的恶意,有违诚实信用原则,其行为违反了《商标法》第四十一条之规定。……诚益公司申请注册争议商标的行为,不仅违反了诚实信用原则,侵害了双叶社的特定权益,也扰乱了商标注册管理秩序及公共秩序,极大地浪费了行政审查资源及司法资源,损害了公共利益。

基于上述理由,商标评审委员会认定争议商标构成《商标法》第四十一条第一款所指“以其他不正当手段取得注册”的情形,于法有据,结论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确认。

当事人信息

原告:江苏蜡笔小新服饰有限公司。

被告: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

第三人:日本国株式会社双叶社。

审理经过

原告江苏蜡笔小新服饰有限公司(简称小新服饰公司)不服被告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简称商标评审委员会)于2011年1月4日作出的商评字[2010]第39811号关于第1026606号“蠟筆小新”商标争议裁定(简称第39811号裁定),于法定期限内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于2011年3月10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并依法通知日本国株式会社双叶社(简称双叶社)作为第三人参加诉讼,于2011年6月8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小新服饰公司的委托代理人赵金岭,被告商标评审委员会的委托代理人李玉,第三人双叶社委托代理人黄晖、夏志泽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商标评审委员会在第39811号裁定中认为:

首先,将前案即商评字(2005)第4646号争议案与本案对比明显可见:双叶社在本案中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简称《商标法》)第三十一条主张第1026606号“蠟筆小新”商标(简称争议商标)损害在先著作权、系以不正当手段抢先注册其已使用并有一定影响的商标之理由,商标评审委员会及法院在前案中已进行了审理,且双叶社在本案中提交的相关证据与前案并无实质性差别。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实施条例》(简称《商标法实施条例》)第三十五条的规定,双叶社所提上述争议理由依法予以驳回。

其次,双叶社在其补充理由及证据中依据《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八)项提出了新的争议理由,并针对其依据《商标法》第四十一条第一款所提主张提交了新的证据材料,故双叶社提交补充理由及证据未违反《商标评审规则》第二十条第一款、《商标法实施条例》第三十五条的规定。

双叶社在前案中主张争议商标原注册人广州市诚益眼镜公司(简称诚益公司)大量抢注他人知名商标,构成《商标法》第四十一条第一款所指情形,对此,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作出如下认定:“双叶社提交的诚益公司曾经及现在持有的商标的档案资料表明,诚益公司具有大批量、规模性抢注他人商标并转卖牟利的行为,情节恶劣严重。‘蜡笔小新’文字及图形作为作品具有独创性,且在本案争议商标申请日前在日本、台湾、香港具有较高知名度,诚益公司复制了上述作品并将其作为商标在中国大陆予以注册,结合其批量性、大规模注册他人商标的行为,可以认为诚益公司明显具有侵害他人抢注他人商标的恶意,有违诚实信用原则,其行为违反了《商标法》第四十一条之规定。鉴于双叶社在商标评审程序中并未提出上述证据,本院不宜直接作出处理。”而在本案中,双叶社进一步补充提交了相关异议公告、异议复审裁定公告及撤销公告。上述证据表明,商标局、商标评审委员会已多次在异议裁定、异议复审裁定及争议裁定中对争议商标原注册人诚益公司多次恶意抢注他人知名商标的行为性质进行了有效认定。双叶社提交的其他证据证明“蜡笔小新”文字及图形具有较强的独创性和显著性,且在争议商标申请注册前在日本、中国香港、中国台湾地区已具有较高知名度。争议商标原注册人位于与香港毗邻的广州,应当知晓“蜡笔小新”的知名度情况,其将与“蜡笔小新”文字或卡通形象相同的文字或图形作为商标在中国大陆地区申请注册,具有主观恶意。综合考虑争议商标原注册人规模性抢注他人知名商标的事实,原注册人申请注册争议商标的行为已经违反了诚实信用原则,扰乱了商标注册管理秩序及公共秩序,损害了公共利益,已构成《商标法》第四十一条第一款所指“以其他不正当手段取得注册”的情形。

《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八)项指商标本身构成要素对社会公共利益、公共秩序产生负面、消极影响之情况,本案争议商标不属于上述情形,故双叶社的该项主张商标评审委员会不予支持。

综上,依据《商标法》第四十一条第一款、第四十三条的规定,商标评审委员会裁定:争议商标予以撤销。

上诉人诉称

原告小新服饰公司不服第39811号裁定,在法定期限内向本院提起诉讼称:1、商标评审委员会受理本案构成一案两审,以相同的事实和法律理由重复受理、重复审理。2、商标评审委员会违背《商标法》立法本意,擅自扩大解释和适用《商标法》第四十一条,与最高院有关司法意见和司法解释完全背离。3、商标评审委员会不需要充当“最后解决人”角色甚至跨足著作权法领域代行司法权。4、涉及诚益公司的案件都没有适用《商标法》第四十一条第一款,也没有认定是扰乱了商标注册管理秩序及公共秩序,损害公共利益。5、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对前案有关事实认定程序违法。综上,商标评审委员会不应该受理本案的争议申请,同时适用法律错误,请求人民法院撤销第39811号裁定,商标评审委员会重新作出裁定。

被上诉人辩称

被告商标评审委员会辩称:1、本案中,双叶社所提争议理由和证据材料与前案并不相同,不属于以相同事实和理由重复审理。且《商标法》第四十一条第一款为绝对条款,依据该条款所提争议申请并无五年期限限制。2、争议商标原注册人诚益公司具有大量抢注他人商标并转卖牟利的行为,且多次恶意抢注他人知名商标的行为性质已经被多次作出有效认定。诚益公司的行为已经严重扰乱了商标注册管理秩序及公共秩序,进而对公共利益造成损害,已构成《商标法》第四十一条第一款所指“以其他不正当手段取得注册”的情形。3、本案焦点并不涉及著作权的问题。4、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对前案的判决为终审判决,具有既判力。且本案与前案为两个独立案件,小新服饰公司对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的上述判决持有异议与本案不具有关联性。商标评审委员会将双叶社提交的争议理由和证据、小新服饰公司提交的答辩理由和证据进行了交换,并给予充分答辩和质证机会,并未剥夺小新服饰公司的诉权。综上,第39811号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请求人民法院予以维持。

第三人述称

第三人双叶社述称:1、双叶社对“蜡笔小新”图形享有著作权,“蜡笔小新”形象在世界范围内广泛知晓。2、争议商标原注册人诚益公司以不正当手段申请注册大量侵犯他人合法权益的商标,争议商标就是其恶意注册的体现。3、被诉裁定是对已生效判决的“执行”,并未重复受理。4、撤销不正当手段取得注册的商标和因绝对理由撤销的商标均没有时限。5、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已生效判决认定事实清楚,审理程序合法,具有当然的执行力。综上,请求人民法院维持被诉裁定。

本院查明

争议商标系第1026606号“蠟筆小新”商标,由诚益公司于1996年1月9日向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简称商标局)提出注册申请,并于1997年6月14日被核准注册,核定使用在第18类“旅行袋、帆布背包、手提包、运动手提包、旅行提包、公文包、学生用书包、钱包、婴儿吊袋、书包、雨伞及其部件、遮阳伞”等商品上,专用权期限经续展至2017年6月13日止。此后,争议商标曾经转让给上海恩嘉经贸发展有限公司(简称恩嘉公司),后转让给小新服饰公司。

“蜡笔小新”是日本公民臼井义人创作的漫画作品。双叶社于1992年经臼井义人授权,获得该作品独占性、排他性的著作权及商品化权。1992年至2005年间, “蜡笔小新”系列漫画由双叶社出版,在日本广泛发行。1994年以后,双叶社通过许可出版的方式,将《蜡笔小新》系列漫画在中国香港、台湾地区发行。“蜡笔小新”动画片也随之在日本、中国香港、台湾等东南亚国家、地区播放。

双叶社的“蜡笔小新“系列商标在中国大陆地区的注册始于2002年3月18日,由国际影业有限公司申请注册,于2003年7月7日获准注册,核定使用在第21类牙刷、水杯、纸巾分配器等商品上。

2005年1月26日,双叶社就争议商标向商标评审委员公提出争议,商标评审委员会作出商评字(2005)第4646号裁定。前案经过人民法院一审、二审诉讼,该争议裁定已发生法律效力。双叶社在前案所提的主要争议理由为:1、争议商标的注册损害了双叶社在先的著作权和商品化权;2、争议商标是对双叶社未注册驰名商标的恶意抢注。3、争议商标的注册具有明显恶意。4、本案审理应适用修改前的《商标法》,双叶社提出的争议请求未超过法定期限。综上,双叶社是“蜡笔小新“著作权的合法权利人,争议商标与双叶社的”蜡笔小新“卡通形象表现事物相同,侵犯了双叶社对”蜡笔小新“卡通形象的著作权,“蜡笔小新”形象在中国和世界其他地区拥有极高的知名度,应被认定驰名商标。争议商标已构成就相同或类似商品对双叶社未在中国注册的驰名商标的复制和摹仿,并可能误导公众,致使双叶社利益受损害。根据《商标法》第三十一条、第十三条第一款、第四十一条第一款、第二款有关规定,请求撤销争议商标。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的生效判决载明:“双叶社提交的诚益公司曾经及现在持有的商标的档案资料表明,诚益公司具有大批量、规模性抢注他人商标并转卖牟利的行为,情节恶劣严重。‘蜡笔小新’文字及图形作为作品具有独创性,且在本案争议商标申请日前在日本、台湾、香港具有较高知名度,诚益公司复制了上述作品并将其作为商标在中国大陆予以注册,结合其批量性、大规模注册他人商标的行为,可以认为诚益公司明显具有侵害他人抢注他人商标的恶意,有违诚实信用原则,其行为违反了《商标法》第四十一条之规定。鉴于双叶社在商标评审程序中并未提出上述证据,本院不宜直接作出处理。”

2007年3月8日,双叶社针对争议商标提出撤销注册申请。其主要理由是:1、《蜡笔小新》是日本国公民臼井仪人创造的系列漫画作品,经臼井仪人先生许可,双叶社获得了《蜡笔小新》漫画作品独占性、排他性的出版权以及出版权以外的著作权和商品化权。双叶社是“蜡笔小新”文字及图形商标权和著作权的合法权利人。小新服饰公司注册和使用与双叶社“蜡笔小新”图形完全相同的商标的行为严重侵犯了双叶社的著作权。2、双叶社制作的《蜡笔小新》系列漫画书和动画片陆续在韩国、香港、台湾以及东南亚等地投放市场,其主角“蜡笔小新”的形象深入人心,具有广泛知名度。《蜡笔小新》动画和漫画同样得到了中国大陆地区广大群众的喜爱。双叶社还将“蜡笔小新”形象广泛使用于多种商品上,在中国消费者中具有极高知名度。经过双叶社多年的宣传、使用和商业化运作,“蜡笔小新”形象已经在世界范围内拥有极高知名度。3、争议商标的注册是对双叶社商标的恶意抢注,是一种以不正当手段取得注册的行为。“蜡笔小新”形象是臼井仪人先生独立设计的作品,其在中国广泛使用并享有极高的知名度,争议商标原注册人诚益公司不可能对上述事实一无所知,不可能设计出与之完全相同的人物,故其抄袭和抢注意图非常明显。诚益公司在第16、18、25、28类别抢注了包括争议商标在内的9件商标,并在抢注后将其转让牟利,具有明显恶意。诚益公司不仅抢注了双叶社“蜡笔小新”系列商标,还在第9类申请注册了近50件他人的知名商标,如高露洁、史诺比、七喜等国际知名品牌,可见诚益公司是一家长期从事抢注他人商标进行不正当竞争的公司。诚益公司的上述行为,已被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认定为侵害他人权利、恶意抢注他人商标的不正当竞争行为。综上,依据《商标法》第四十一条第一款、《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二条、第五条及《民法通则》第四条的规定,请求撤销争议商标的注册。

举证质证

双叶社向商标评审委员会提交了以下主要证据:

一、用于证明双叶社是"蜡笔小新"的合法著作权人的证据:1、臼井义人和双叶社出具的经公证认证的关于臼井仪人是臼井义人笔名的声明(经公证认证);2、中国国家版权局下发的对《蜡笔小新》第一辑至第八辑的著作权登记证书复印件(登记号:2005-F-03904-03911);3、臼井义人与双叶社于1992年4月1日签订的关于著作权许可使用合同复印件(经公证认证)及译文;4、张贤吉签署的关于“蠟筆小新”书法作品著作权归属的声明;5、双叶社出具的关于从东立出版社有限公司受让“蠟筆小新”书法作品著作权的声明(经公证认证);

二、用于证明《蜡笔小新》漫画在台湾、香港和中国大陆及世界其他国家广泛发行的证据:6、《蜡笔小新》漫画在日本的出版清单、双叶社授权代表出具的关于单行本《蜡笔小新》在日本国内的印刷册数和销售总额的声明(经公证认证);7、双叶社与台湾法人东立出版社有限公司、东立出版社香港有限公司、北京鸽与鹰文化发展有限责任公司签订的翻译出版权利合同复印件(经公证认证),约定由陕西省师范大学出版社在中国大陆出版发行《蜡笔小新》,合同未标注签署时间。8、东立出版社有限公司和东立出版社香港有限公司出具的关于《蜡笔小新》在台湾和香港出版情况的声明;9、《蜡笔小新》在台湾和香港出版的金额及数量列表;10、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中文版《蜡笔小新》漫画书的新闻报道和漫画书封页;从相关报道可认定,《蜡笔小新》系列漫画和动画片在中国大陆正式发行始于2003年,正式发行后,为各媒体广泛报道,获得较强反响。11、《蜡笔小新》漫画在世界不同国家用不同语言出版的清单和漫画封页及在世界其他国家和地区的单行本销量统计;12、日本大阪府立中之岛图书馆出具的《朝日新闻》报等报刊对《蜡笔小新》动画片的播出时间和新闻报道摘录(经公证认证);13、亚洲电视台出具的《蜡笔小新》的播出情况;

三、用于证明相关法院对双叶社著作权的确认和支持的证据:14、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内容为针对恩嘉公司侵犯双叶社"蜡笔小新"著作权和商标权临时禁令复印件;

四、用于证明"蜡笔小新"图形及文字在包括中国的很多国家获得注册和使用,并享有极高的知名度的证据:15、媒体对“蜡笔小新”的相关报道;16、合法授权的手机动漫下载和第五届中国上海国艺术节宣传册原件;17、国内报纸对蜡笔小新的报道;18、“蜡笔小新”通用网址注册证复印件;19、有关双叶社获奖的报道复印件;20、“蜡笔小新”形象被许可使用的地区及商品清单及使用在商品上的图片;

五、用于证明相关法院认定诚益公司恶意注册的不正当竞争行为的证据:21、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2006)高行终字第392号行政判决书复印件;

六、用于证明诚益公司具有主观恶意的证据:22、争议商标转让给恩嘉公司的转让公告复印件;23、诚益公司抢注双叶社商标档案打印件;24、诚益公司注册的侵犯他人知名商标的商标资料列表和相关商标档案。

恩嘉公司答辩称:1、双叶社争议裁定申请违反了《商标法实施条例》第三十五条规定的“一事不再理”原则,本案应予以驳回。2、没有证据证明争议商标的注册系恶意抢注双叶社商标的不正当竞争行为,本案不符合《商标法》第四十一条第一款的适用条件。

双叶社针对恩嘉公司的答辩质证称:本次争议理由是争议商标的注册恶意明显、系以欺骗或其他不正当手段取得注册的行为,是双叶社基于全新的事实和法律依据提出的,双叶社提交了包括新发生的证据在内的充分证据,未违反《商标法实施条例》第三十五条的规定。

本院认为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针对前案作出的(2006)高行终字第392号行政判决已经发生法律效力,其作出程序的合法性审查不属于本案审理范围。小新服饰公司主张该判决程序违法,应当通过审判监督程序进行救济,本院对该主张不予支持。

双叶社在本案提出的争议理由和证据,与其在前案提出的争议理由和证据不完全相同。双叶社在两案中均提出争议商标违反《商标法》第三十一条规定的争议理由,且提交的证据无实质性差异,商标评审委员会驳回双叶社提出的该项主张,符合《商标法实施条例》第三十五条的规定。但是,双叶社在本案中依据《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八)项提出的争议理由,及其针对争议商标违反《商标法》第四十一条提交的新证据,不属于《商标法实施条例》第三十五条所指情形,商标评审委员会对双叶社相对于前案的补充争议理由和新证据予以审查,并无不当。小新服饰公司主张商标评审委员会基于相同的事实和理由重复审理,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依据《商标法》第四十一条第一款的规定,已经注册的商标,是以欺骗手段或者其他不正当手段取得注册的,其他单位或个人可以请求商标评审委员会裁定撤销该注册商标。

首先,《蜡笔小新》系列漫画及动画片早于争议商标申请日之前已在日本、中国香港、中国台湾地区广泛发行和播放,具有较高知名度。“蜡笔小新”系《蜡笔小新》系列漫画及动画片中主要卡通人物的名字,“蜡笔小新”卡通人物形象设计可爱,独创性和显著性较强,为广大公众所熟知,并深受相关公众的喜爱。虽然诚益公司地处广州,但毗邻香港,两地经济、贸易及文化交流频繁,各类信息传递迅速、沟通快捷顺畅,诚益公司理应知晓“蜡笔小新”的知名度。诚益公司将“蜡笔小新”文字或卡通形象申请注册商标,主观恶意明显。

其次,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针对前案作出的生效判决明确认定:“双叶社提交的诚益公司曾经及现在持有的商标的档案资料表明,诚益公司具有大批量、规模性抢注他人商标并转卖牟利的行为,情节恶劣严重。‘蜡笔小新’文字及图形作为作品具有独创性,且在本案争议商标申请日前在日本、台湾、香港具有较高知名度,诚益公司复制了上述作品并将其作为商标在中国大陆予以注册,结合其批量性、大规模注册他人商标的行为,可以认为诚益公司明显具有侵害他人抢注他人商标的恶意,有违诚实信用原则,其行为违反了《商标法》第四十一条之规定。鉴于双叶社在商标评审程序中并未提出上述证据,本院不宜直接作出处理。”本案中,双叶社向商标评审委员会补充提交了相关异议公告、异议复审裁定公告及撤销公告,弥补了其在前案评审阶段未提交相关证据的缺陷。并且,该证据表明商标局、商标评审委员会在异议裁定、异议复审裁定及争议裁定中对诚益公司多次恶意抢注他人知名商标的行为性质进行了认定,结合双叶社提交的诚益公司申请注册他人知名商标的档案资料,佐证了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关于诚益公司具有大批量、规模性抢注他人商标并转卖牟利行为的上述认定。综合考虑上述因素,诚益公司申请注册争议商标的行为,不仅违反了诚实信用原则,侵害了双叶社的特定权益,也扰乱了商标注册管理秩序及公共秩序,极大地浪费了行政审查资源及司法资源,损害了公共利益。

基于上述理由,商标评审委员会认定争议商标构成《商标法》第四十一条第一款所指“以其他不正当手段取得注册”的情形,于法有据,结论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确认。小新服饰公司的主张对于《商标法》第四十一条理解有误,认识偏颇,本院不予采信。

裁判结果

综上,第39811号裁定主要证据充分,适用法律正确,作出程序合法,应予维持。小新服饰公司的诉讼理由和诉讼请求,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四条第(一)项之规定,本院判决如下:

维持被告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于二○一一年一月四日作出的商评字[2010]第39811号关于第1026606号“蠟筆小新”商标争议裁定。

案件受理费人民币一百元,由原告江苏蜡笔小新服饰有限公司负担(已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原告江苏蜡笔小新服饰有限公司、被告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可在本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第三人日本国株式会社双叶社可在本判决书送达之日起三十日内,向本院提交上诉状及副本,并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一百元,上诉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彭文毅

代理审判员 严 哲

人民陪审员 张 中

二○一一 年 六 月 十 六 日

书 记 员 宾岳成

微信扫码关注钻瓜专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