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详情

浅谈基础研究对专利发展的推动作用

态度讨论

阅读(201

2019-07-30 10:59:56

中国专利申请 基础研究对专利发展的推动作用 推动专利成果的措施

高智导读:随着我国知识产权水平的显著提升,中国专利的申请量和授权量均处于世界领先位置,这一成就引起了国内外广泛关注。然而,就本人从事专利代理行业以来的多年涉外专利代理经验而言,我国专利申请虽然取得了量的突破,但质的改变与西方发达国家以及日韩各国仍有很大差距。本文分析了基础研究对原始创新的推动作用,进而推进专利质量、数量统筹发展。

随着我国知识产权水平的显著提升,中国专利的申请量和授权量均处于世界领先位置,这一成就引起了国内外广泛关注。然而,中国专利数量的急增不是偶然的,随着国家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国家知识产权战略的实施,国内主体基础研究投入的不断加大,知识产权保护环境和创新环境不断得到优化,校企创新能力进一步提升,科技创新活动蓬勃发展。因此,中国专利发展能有今天的成就,是当今中国高度重视基础研究创新、积极推进专利工作开展的必然结果。

然而,就本人从事专利代理行业以来的多年涉外专利代理经验而言,我国专利申请虽然取得了量的突破,但质的改变与西方发达国家以及日韩各国仍有很大差距。这种质的差距往往是因为申请人只注重眼前利益而忽略基础研究导致的。

众所周知,专利的主要目的是获取商业化经济效益或者重大战略性需求,而基础研究需要花费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短期之内却转化不了更高的经济效益。这在一定程度上与专利经济效益的初衷相违背,但不可否认基础研究是重大创新和专利发展的源头。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瞄准世界科技前沿,强化基础研究,围绕国家重大战略需求,加强应用基础研究,并使其转化为原始创新能力,支撑创新驱动发展。为此,本文分析了基础研究对原始创新的推动作用,进而推进专利质量、数量统筹发展。

由于基础研究往往不是以直接商业化为目的,其研究成果通过专利申请、授权产生更广泛的扩散效应和放大作用。然而,以科学发现为导向的基础研究是重大的、经济效益最高的技术创新不可或缺的基础。尽管基础研究不提供新产品、新工艺和解决技术问题的具体方案,但基础研究向社会提供新知识、新原理、新方法,从而决定了专利的技术质量,其效益不只限于某一领域的应用研究和产品开发,其重要价值在于能以不可预知的方式催生新产业生态系统。例如,当今世界上60个最具影响力的技术发明专利,均是通过强化基础研究使其成果转化为原始创新力的必然结果,包括互联网、3D打印、现代药物、量子计算机、移动通信、气象卫星、全球定位系统、数码相机和人类基因组知识等。由此可见,基础研究是重大技术创新的基础,其最大效益是通过突破性的科学发现,并经过长期演进,形成高质量的专利技术。

由于科学研究及其成果的应用发展方向具有不确定性,从基础研究到高质量专利成果再到商业化应用还需要大量的研究和投入。根据美国科学基金统计数据可知,从基础研究的专利成果发现到最终实现商业化,往往要经过20~30年。例如,美国的人工智能技术研究开始于上个世纪70年代早期,直到1997年才研制出能够成功识别持续性语音的个人电脑;三维图像的基础性系统研究从上个世纪60年代开始,到90年代才形成消费产品。因此,发展基础研究和提高专利成果的原始创新能力,需要分工明确的科研体系的强力支撑,建立促进基础研究转化为高质量专利的体制机制。

综上所述,通过加大基础研究投入,深入完善体制机制,提高基础研究的质量,从而有效推动专利成果的质量、数量统筹发展,其具体措施如下:

首先,多措并举促进基础研究的成果转化。基础研究向专利成果转化涉及多个环节和多个创新主体,是一个系统工程,需要分阶段和采取多种方式。从国内外经验看,促进基础研究转化为原始创新能力,既要发挥政府科技计划的作用,又要发挥资本市场的作用,依靠政府、高校和企业的共同合作,调动各方面的积极性。建立针对基础研究的应用转化类的科技计划,加强基于基础研究的应用研究,促进基础研究成果的开发利用。

其次,重点发挥高校和企业在基础研究及其转化中的作用。基础研究成果并不都能转换为具备高应用价值的专利,只有少数通过市场发现应用价值才能转化为原始创新能力。因此,要发挥政府和市场的作用,建立有效的市场发现机制,促进成果转化和利用。鼓励有能力的企业自主开展需求导向的应用基础研究,支持企业参与国家基础研究项目,增加企业的基础研究投入和能力。吸引处于行业技术前沿的企业参与国家基础研究计划项目指南编制,凝练反映产业发展需求导向的基础研究问题。

第三,建立符合科学规律的评价体系,助推基础研究质量。基础研究产生的专利成果距商业化应用有较大距离,需要大量投入,风险较大。因此,基础研究项目成果的评价应实行直接产出与社会效果并举,更重视社会效果;近期效果与中长期效果并举,更重视中长期效果;数量与质量相结合,更重视质量及其对未来创新的影响和带动作用。

一是,根据基础研究项目来源进行分类评价,重点评价研究方向是否符合国家战略、社会需求;研究成果对学科发展有哪些推动和带动作用,是否在科学和工程前沿有新发现和新突破。

二是,对基础研究人员的评价不能过度强调成果数量和成果转化,否则将会迫使科学家更多关注短期结果而难以进行突破性创新。基础研究需要厚积薄发,一项科学发现和理论的提出,往往需要长期时间积累才有成果。例如,爱因斯坦提出相对论,前后思考和论证了16年;居里夫人做了5000多次结晶试验,才从8吨的铀矿石中提炼出0.1毫克的镭元素。

因此,要加强对基础研究人员的稳定支持,建立以质量为主的评价指标,引导研究人员心无旁骛地进行扎实研究,从而推进专利质量和数量的协调发展。(来源:IPRdaily中文网)

微信扫码关注高智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