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详情

云霄飞车vs时空飞车,网红餐厅路在何方?

成功案例

阅读(85

2020-12-03 10:50:29

云霄飞车发明专利 侵害发明专利权纠纷案 专利权保护范围

钻瓜导读:云霄飞车与西安快乐星际、上海炫速、苏州时空飞车侵害发明专利权纠纷案迎来了二审开庭。

云霄飞车与西安快乐星际、上海炫速、苏州时空飞车侵害发明专利权纠纷案迎来了二审开庭。

只需17秒,嗖的一下美食“飞到”你面前!此前凭借黑科技火爆全球的失重餐厅,居然也陷入了专利纠纷中。

近日,云霄飞车(北京)餐饮管理有限公司(简称云霄飞车)与西安快乐星际餐饮管理有限公司(简称西安快乐星际)、上海炫速餐饮管理有限公司(简称上海炫速)、苏州时空飞车餐饮管理有限公司(简称苏州时空飞车)侵害发明专利权纠纷案迎来了二审开庭。

上诉人云霄飞车称,西安快乐星际、上海炫速、苏州时空飞车制作并使用的被诉产品落入了涉案专利权利要求保护范围,侵犯了云霄飞车的合法权利,并给云霄飞车造成了巨大经济损失。故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改判(2019)沪73知民初39号、(2019)陕民1民初871号、(2019)苏05知初48号三项民事判决书的第二项判决,请求改判原审被告承担经济损失及合理支出累计为5898455.96元,且由被告承担全部诉讼费用。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西安快乐星际、上海炫速、苏州时空飞车及盛誉答辩称,均不同意云霄飞车的两项诉讼请求。同时请求撤销(2019)苏05知初48号第一项及第二项判令,改判时空飞车侵权不成立,驳回原审原告全部上诉请求,判令其承担一审二审全部诉讼费用。

在此次二审庭审中,几个关键问题成为了双方争辩的焦点。

1.被诉侵权产品的技术方案是否落入涉案专利权的保护范围?

据了解,海因麦克有限公司(HEINEMACKGMBH)系涉案ZL201480023827.2号、名称为“餐厅系统和用于运行餐厅系统的方法”发明专利的专利权人,申请日为2014年3月12日,授权公告日为2017年9月22日。

此前,海因麦克有限公司与云霄飞车签订专利实施许可协议,将涉案专利许可云霄飞车公司独占实施,并约定云霄飞车公司可以自己名义起诉侵犯专利权的任何第三方。

据了解,涉案发明专利具有“顾客就餐区”“环形轨道”“运输特征”“关联特征”等特点。首先,双方围绕着“顾客就餐区”这一概念展开辩论。

image.png

时空飞车称,原审判决对顾客就餐区认知有误,实际上,顾客就餐区指的是消费者就餐时所停留的地方。被诉产品包括一个食物分发平台以及三个就餐区,具有将饭菜由后厨工作区运输至食物分发平台的特征,但顾客仍需在服务员的帮助下获取食物。同时,被诉产品底部设有滚轮,不具有传送系统,而专利说明书中并未对这一点进行说明。故被诉产品的技术特征并未落入专利保护范围。

云霄飞车认为, 顾客就餐区是指顾客在餐馆中就餐所停留的区域。通过实地取证发现,被诉产品的技术具有将饭菜由后厨工作区运输至顾客就餐区的特征,可以实现顾客在无服务员协助的情况下自取食物的功能。此外,被诉产品底部所设滚轮是专利发明的具体实施方式。因此,被诉产品已经具备了涉案专利的特征。

随后,双方又围绕着“环形轨道”这一概念展开了辩论。

云霄飞车指出,涉案专利具有两个“环形轨道”,上层用于承接食物,下层用于放置物品,被诉侵权产品的技术均落入专利保护范围。同时,云霄飞车认为,专利说明书文为德文,译文中对环形轨道的说明具有不准确性,应以原文为准。对此,时空飞车称,被诉侵权产品并不具有两层环形轨道,且应以中文为准。

2.原审法院确定的赔偿数额是否适当?

除上述争议焦点外,双方在案件赔偿数额问题上也持截然相反的观点。

案件审理中,云霄飞车分别以上海、西安、苏州三地的大众点评所显示的客流量、人均消费以及时空飞车开业周期,对比肯德基与麦当劳的营收额,推算出,时空飞车在营业期间的营收额约为900多万元。同时,云霄飞车指出,据苏州时空飞车与业主签订的租赁合同显示,双方规定开业第一年的月营业额不低于90 万,开业第二年的月营业额不低于91万元,截止开庭,苏州时空飞车开业时间为20个月,以此推算,云霄飞车索赔金额主张远低于三被告的实际营收额。

时空飞车认为,有关案件的赔偿金额存在两个问题。一是云霄飞车所提供证据(网络文章)并未提到有关时空飞车客流量与营业额数据;二是从上海、西安、苏州三地的大众点评网上也并未涉及营业额,因此,原告提供的证据无法证明被告的实际获利情况。

3.(原审原告)代理律师王荣身份及取证方式是否合法?

案件审理中,时空飞车向法院提出,(原审原告)代理律师王荣在此前的取证过程中,违反了法律规定。

时空飞车指出,法律规定没有取得律师执业证书的人员,不得以律师名义从事法律服务业务;除法律另有规定外,不得从事诉讼代理或者辩护业务。

同时,《民事诉讼法》六十一条规定,代理诉讼的律师和其他诉讼代理人有权调查收集证据,可以查阅本案有关材料。《最高法关于民事诉讼的若干规定》第第八十七第三项规定代理事务属于该社会团体章程载明的业务范围。综上所述,王荣律师不具有独立使用调查权,且在取证过程中,其他律师并未陪同王荣前往,故其取证属于非法行为。

云霄飞车认为,律师实习管理办法中并未明确指出,实习律师不能进行取证工作。同时,在取证过程中,本人持有律师事务所的授权委托,并非以独立身份承办取证业务。因此,取证具有合法性。

同时,《中华人民共和国公证》第二十六条规定,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可以委托他人办理公证,但遗嘱、生存、收养关系等应当由本人办理公证的除外。即使王荣不以实习律师身份而是以专利代理人的身份进行取证,也并不涉及非法取证。

4.盛誉是否应当承担连带责任?

案件审理的最后,苏州时空飞车餐厅收款人显示为盛誉。故双方围绕着盛誉是否应当承担连带责任这一问题展开辩论。

云霄飞车认为,盛誉本人为懒人网络信息技术(大连)有限公司(简称懒人网络)与大连姥街晴湾餐饮有限公司(简称大连姥街晴湾)的法定代表人及股东,其中懒人网络开设于2012年,距今已有8年的时间。因此,盛誉拥有长期经营经验,了解商业惯例,熟知将个人账户用于收款所具有的法律效益。

同时,云霄飞车指出,西安快乐星际、上海炫速、苏州时空飞车法定代表人张凤来为懒人网络、大连姥街晴湾的股东,因此得出盛誉与张凤来系合作伙伴的结论。

image.png

此外,云霄飞车称,从盛誉与张凤来的身份证地址来自同一地址,因此二人具有亲密的关系。

故盛誉将个人账户用于张凤来为法定代表人的餐厅,从在意识与行为上均存在配合关系。

时空飞车认为,侵权需满足主观上的故意与客观上的互相利用、互相配合相互支持。从原告提供的证据来看,无法显示盛誉与张凤来之间存在共同故意。因此,盛誉是否应当承担连带责任,无事实依据。

本案二审长达近3小时,虽未当庭宣判,但双方均拒绝调解。

事实上, “云霄飞车”与“时空飞车”的拉锯战早已开始。

早在2019年,云霄飞车认为,西安快乐星际、上海炫速、苏州时空飞车制造并在其经营的“Spacelab失重餐厅”中使用的被诉产品侵犯了云霄飞车的合法权利。故将三家公司诉讼至各地法院,由此拉开了双方战争的序幕。

最终,这一专利侵权案结果将如何?

(来源:知产力)

微信扫码关注钻瓜专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