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详情

专利侵权案件中销售行为的认定

成功案例

阅读(590

2019-03-29 11:21:00

专利侵权案件对销售行为的认定 如何认定专

钻瓜导读:发明和实用新型专利权被授予后,除本法另有规定的以外,任何单位或者个人未经专利权人许可,都不得实施其专利,即不得为生产经营目的制造、使用、许诺销售、销售、进口其专利产品,或者使用其专利方法以及使用、许诺销售、销售、进口依照该专利方法直接获得的产品。

一、法律规定

专利法》第11条:

发明和实用新型专利权被授予后,除本法另有规定的以外,任何单位或者个人未经专利权人许可,都不得实施其专利,即不得为生产经营目的制造、使用、许诺销售、销售、进口其专利产品,或者使用其专利方法以及使用、许诺销售、销售、进口依照该专利方法直接获得的产品。

外观设计专利权被授予后,任何单位或者个人未经专利权人许可,都不得实施其专利,即不得为生产经营目的制造、许诺销售、销售、进口其外观设计专利产品。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犯专利权纠纷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19条:

产品买卖合同依法成立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属于专利法第十一条规定的销售。

二、问题的提出

专利侵权案件中,对销售行为何时成立的认定非常关键。在专利授权公告日之前销售相关产品,并不侵权专利权,相关专利产品不构成侵权产品。对于专利授权公告日前已经售出的产品的后续行为,包括使用、许诺销售和销售,也不属于侵权行为。只有专利授权公告日后的销售行为,才属于侵权行为,才可以对其主张损害赔偿。

但是,现实中的销售行为非常复杂,对销售行为何时成立至少存在以下四种认定方法:合同成立说、合同生效说、合同价款支付完成说、标的物交付或者所有权转移说。那么,在专利侵权案件中,应该如何认定专利侵权行为何时成立呢?

三、案例解析

刘鸿彬与北京京联发数控科技有限公司、天威四川硅业有限责任公司侵害实用新型专利权纠纷案

案号:(2015)民申字第1070号

来源:最高人民法院公报案例

审判长 周 翔,代理审判员 朱理,代理审判员 吴蓉

本案中,一审原告、专利权人刘鸿彬认为:

一审被告一京联发公司的销售行为在本案专利授权公告日前并未完成。京联发公司与一审被告二天威公司于2009年4月10日签署《购销合同》,约定了支付完成的条件、设备的保证期、保证期内设备的更换、修理责任等。根据合同关于产品的质保期为交货验收合格后一年,天威公司在保证期满后1个月内支付给京联发公司合同总价10%的质保金的约定,该合同的实际履行完成日应为2010年4月9日。销售行为可以有一个持续过程,应该以标的物所有权转移或价款支付作为销售行为完成的时间节点。本案应当按照专利法第十一条的规定及交易习惯等确定销售行为的完成时间。因此,本案销售行为的完成之日应该是《购销合同》履行完成之日即2010年4月9日。二审法院关于销售行为只是买卖行为的一部分,是出卖人的单方行为,不能以标的物所有权是否转移或价款是否支付来确定销售时间的认定是错误的。

一审被告京联发公司答辩称:

京联发公司生产、销售被诉侵权产品的行为发生在本案专利授权公告日前。销售行为的完成应以合同成立或者合同生效为标准,而不能以标的物所有权转移或者价款支付为标准。由于京联发公司向天威公司销售被诉侵权产品的行为不构成侵权,天威公司通过合法途径向京联发公司购买并使用被诉侵权产品的行为当然亦不构成侵权。

最高人民法院认为:

为确保专利权权利范围的清晰性,增强可预见性并预防纠纷发生,销售权能或者说销售侵权行为的认定标准必须清晰明确、简单易行、可操作性强。同时,为充分保护专利权人的利益,销售行为的认定标准还应当尽可能实现许诺销售行为与销售行为之间的无缝衔接,以便覆盖对专利权人利益产生较大影响的有关交易环节和过程,从而更有效地制止销售侵权行为。

关于销售行为是否完成,京联发公司主张应以合同成立或者生效为标准,刘鸿彬则主张以标的物所有权转移或者合同价款支付为标准。因此,对于销售行为的认定标准,至少存在四种选择:合同成立标准、合同生效标准、合同价款支付完成标准、标的物交付或者所有权转移标准。

如果采用标的物交付或者所有权转移标准,则被诉侵权人自合同成立到标的物交付或者所有权转移之前的行为将不构成销售,此段行为将脱离专利权人的权利范围,过分缩小了专利权人的权利空间;而且,标的物交付或者所有权转移必须结合合同具体内容以及履行过程来判断,不仅使得认定标准复杂化,还大大增加了专利权人维权时的取证成本和证明难度。

如果采用价款支付完成标准,则被诉侵权人自合同订立到合同价款支付完成之前的行为同样无法构成销售,脱离专利权人的权利范围,缩小了权利人的权利空间;而且,合同价款支付涉及合同履行过程,当事人在实践中可能采取分期支付、抵销、债务让与等多种方式履行合同,同样会导致认定标准复杂化,增加专利权人维权时的取证成本和证明难度。

如果采用合同生效标准,则自合同成立到生效之前的行为同样无法构成销售,脱离专利权人的权利范围,缩小了权利人的权利空间;而且,合同生效是法律对合同效力评价的结果,合同是否发生效力并非完全取决于当事人的意愿,将其作为认定销售行为尤其是销售侵权的标准,与作为侵权责任基础的意志自由原则相背。

如果采用合同成立作为认定销售行为的判断标准,由于合同成立之前当事人以广告、商品展示等方式作出的销售商品的单方意思表示属于许诺销售行为,双方就销售商品的意思表示达成合意属于销售行为,则销售行为与许诺销售行为可以实现密切衔接,使得销售行为与许诺销售行为之间不存在专利权无法覆盖的空间,有利于充分保护专利权人的利益。同时,合同成立是双方当事人就销售商品的意思表示达成合意的事实状态,往往通过书面合同等材料体现出来,不需要进一步考察合同的具体条款和履行过程,专利权人获取证据和证明销售行为成立更为容易,取证成本和认定成本均较低。因此,销售行为的认定,一般应当以销售合同成立为标准。

本案中,天威公司与京联发公司之间的《购销合同》签订于2009年4月10日,专利法意义上的销售行为在该日已经实施,早于本案专利授权公告日(2009年10月21日)。二审法院认定京联发公司的被诉销售行为在本案专利授权公告日前已经完成,结论正确。刘鸿彬的相应申请再审理由不能成立,不予支持。

四、小结

1. 侵犯专利权的产品买卖合同依法成立的,即可认定构成销售侵犯专利权的产品,该产品所有权是否实际发生转移一般不影响销售是否成立的认定。

2. 主张专利侵权损害赔偿,应该针对专利授权公告日后的销售行为;专利授权公告日前销售的专利产品及其后续行为,不侵犯专利权,但是,可以对专利申请公布日后实施专利的行为要求适当的补偿。

(来源:华阳知识产权)

微信扫码关注钻瓜专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