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详情

引证商标虽被无效,为何依然构成在先权利障碍?

成功案例

阅读(859

2019-05-23 10:06:04

“阿斯顿·马丁”商标被驳回 在先权利障碍 知识产权商标注册

钻瓜导读:埃斯顿公司申请的“阿斯顿·马丁”商标因引证商标“阿斯顿马”和“阿斯顿马丁”的存在而被驳回。虽有商评委无效宣告裁定书,法院为何没有因引证商标权利不稳定而中止审理,引证商标为何依然构成在先权利障碍,且看判决书!

埃斯顿公司申请的“阿斯顿·马丁”商标因引证商标“阿斯顿马”和“阿斯顿马丁”的存在而被驳回。虽有商评委无效宣告裁定书,法院为何没有因引证商标权利不稳定而中止审理,引证商标为何依然构成在先权利障碍,且看判决书!

案号:

一审:(2018)京73行初771号

二审:(2019)京行终485号

二审合议庭:

亓蕾 蒋强 王晓颖

裁判要旨:

虽然商标评审委员会针对引证商标作出了裁定,但在案证据不足以证明该裁定已经发生法律效力,引证商标仍构成诉争商标注册申请的权利障碍;且法律并未规定在审理商标申请驳回复审行政案件时,需等待引证商标的无效宣告裁定作出并生效后才可继续审理。

附二审判决书: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行政判决书

(2019)京行终485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埃斯顿·马汀·拉共达有限公司。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

上诉人埃斯顿·马汀·拉共达有限公司(简称埃斯顿公司)因商标申请驳回复审行政纠纷一案,不服中华人民共和国北京知识产权法院(简称北京知识产权法院)(2018)京73行初771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9年1月22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认为:

第10477921号“阿斯顿马丁”商标(简称引证商标一)、第9586800号“阿斯顿马”商标(简称引证商标二)仍为在先有效注册商标,构成第17070604号“阿斯顿·马丁”商标(简称诉争商标)获准注册的在先权利障碍。

同时,在案证据不能证明诉争商标经使用具有较高知名度,且不能证明引证商标一、二的使用已造成相关公众的混淆误认,并因此导致埃斯顿公司的利益可能受到损害,故对埃斯顿公司关于引证商标一、二的注册属于恶意抢注的主张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的规定,判决:驳回埃斯顿公司的诉讼请求。

埃斯顿公司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撤销原审判决,并依法改判诉争商标予以核准注册,其主要上诉理由为:

一、原审判决并未对诉争商标与引证商标一、二是否构成近似商标作出认定,存在漏审;

二、引证商标一、二虽然申请在先,但恶意抢注明显,不构成在先权利障碍;

三、原审法院在引证商标一、二存在权利不稳定的情况下直接作出判决存在不当,请求延迟审理本案。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简称商标评审委员会)服从原审判决。

经审理查明:

一、诉争商标

1、申请人:埃斯顿公司。

2、申请号:17070604。

3、申请日期:2015年5月29日。

4、指定使用商品(第25类,类似群2501-2502;2505;2507-2512):服装;婴儿全套衣;防水服等。

二、引证商标一

1、注册人:香港欧尚精品家居有限公司。

2、注册号:10477921。

3、申请日期:2012年2月10日。

4、初审公告日期:2014年12月20日。

5、注册公告日期:2016年8月14日。

6、专用期限至:2025年3月20日。

7、核定使用商品(第25类,类似群2501-2502;2508-2512):成品衣;婴儿全套衣;帽;袜等。

三、引证商标二

1、注册人: 香港欧尚精品家居有限公司。

2、注册号:9586800。

3、申请日期:2011年6月13日。

4、初审公告日期:2015年11月27日。

5、注册公告日期:2017年9月21日。

6、专用期限至:2026年2月27日。

7、核定使用商品(第25类,类似群2502;2506-2512):婴儿全套衣;足球鞋;鞋;帽;袜等。

四、被诉决定:商评字[2017]第112718号《关于第17070604号“阿斯顿·马丁”商标驳回复审决定书》。

被诉决定作出时间:2017年9月14日。

商标评审委员会以诉争商标构成《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简称商标法)第三十条、第三十一条所指的情形为由,作出被诉决定,认定:诉争商标与引证商标一、二构成使用在同一种或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引证商标一、二申请人注册商标系复制、摹仿、恶意抢注这一理由,不属于本案审理范畴,埃斯顿公司应依据相关法律规定另案主张。

商标评审委员会依据商标法第二十八条、第三十条、第三十一条、第三十四条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实施条例》第二十一条的规定,决定:诉争商标指定使用在驾驶员服装、化妆舞会用服装商品上的注册申请予以初步审定,诉争商标指定使用在其余复审商品上的注册申请予以驳回。

五、其他事实

2016年2月24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作出《商标部分驳回通知书》,决定:驳回诉争商标在第25类“服装、婴儿全套衣、防水服”等商品上的注册申请。

在法定期限内,埃斯顿公司向商标评审委员会提出复审申请。

在原审庭审中,埃斯顿公司明确表示对诉争商标与引证商标一、二构成使用在同一种或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不持异议。

在原审诉讼中,埃斯顿公司补充提交了引证商标一、二权利人申请注册的他人知名商标档案、引证商标二在部分商品上不予注册的决定、第8448632号“阿斯顿马丁”商标的异议复审裁定书。

在原审庭审后,埃斯顿公司补充提交了1995年和2000年标有“AstonMartin”标志的各类商品的宣传册、埃斯顿公司向经销商发出的 新品订购会公告2009;2010-2011年度其向北京马丁贸易有限公司出具的商品销售发票、来自埃斯顿公司官网上在线可订购的各种服饰照片、标有埃斯顿公司商业标志的各种商品照片等证据材料,以证明引证商标一、二权利人的主观恶意以及埃斯顿公司的知名度。

在二审诉讼中,埃斯顿公司提交了商标评审委员会作出的商评字[2019]第9850号《关于第9586800号“阿斯顿马”商标无效宣告请求裁定书》(简称第9850号裁定)以及商评字[2018]第230736号《关于第10477921号“阿斯顿马丁”商标无效宣告请求裁定书》(简称第230736号裁定),用以证明引证商标一、二已经被商标评审委员会宣告无效,本案应当暂缓审理。

另查,直至本案审理时,引证商标一、二仍为在先有效注册商标。

上述事实,有诉争商标及引证商标档案、《商标部分驳回通知书》、驳回商标注册申请复审申请书、被诉决定、第9850号裁定、第230736号裁定及当事人陈述等证据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

商标法第三十条规定,申请注册的商标,凡不符合本法有关规定或者同他人在同一种商品或者类似商品上已经注册的或者初步审定的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由商标局驳回申请,不予公告。

商标法第三十一条规定,两个或者两个以上的商标注册申请人,在同一种商品或者类似商品上,以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标申请注册的,初步审定并公告申请在先的商标;同一天申请的,初步审定并公告使用在先的商标,驳回其他人的申请,不予公告。

虽然商标评审委员会针对引证商标一、二作出了第9850号裁定及第230736号裁定,但在案证据不足以证明该裁定已经发生法律效力,引证商标一、二目前已经处于无效状态,故引证商标一、二仍构成诉争商标注册申请的权利障碍。

鉴于埃斯顿公司在原审诉讼及二审诉讼中,对诉争商标与引证商标一、二构成使用在同一种或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并未提出异议,本院经审查予以确认,原审法院对此亦经审查并进行了确认,故原审法院不存漏审行为。原审判决及被诉决定关于诉争商标的申请注册构成商标法第三十条及第三十一条规定的使用在同一种或类似商品上近似商标的认定并无不当,本院对此予以确认。埃斯顿公司相关上诉理由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对此不予支持。

我国采取商标注册制度,在引证商标为有效注册商标的情况下,其是否构成恶意抢注,是否应当被予以无效宣告,均不属于本案审理范围,故对埃斯顿公司的相关上诉理由不予支持。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八十七条第一款第六项的规定,在诉讼过程中,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中止诉讼:(六)案件的审判须以相关民事、刑事或者其他行政案件的审理结果为依据,而相关案件尚未审结的。

法律并未规定在审理商标申请驳回复审行政案件时,需等待引证商标的无效宣告裁定作出并生效后才可继续审理,且本案不构成上述法律规定的需以其他案件的审理结果为依据的情形,故对埃斯顿公司的相关上诉理由不予支持。

综上,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审理程序合法,依法应予维持。埃斯顿公司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对其上诉请求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亓 蕾
审 判 员   蒋 强
审 判 员   王晓颖

二〇一九年三月二十九日

(来源:北京法院审判信息网)

微信扫码关注钻瓜专利网